八路中文网 > 极品贴身家丁 >第1527章荒谬而又决定性的证据
    醉心楼!
    燕七带着涛神进了豪华大厅。
    河秀珠和朴太丽不在,醉心楼由朴太闲的堂弟朴太玄负责。
    “燕大人!”
    朴太玄立刻跑过来听命。
    燕七拍了拍涛神的肩膀,对朴太玄下了命令:“这是我兄弟,你用要最醇香的佳酿,最美丽的女人,最豪华的服务招待他。”
    朴太玄立刻作揖:“是!”
    涛神非常尴尬:“燕大人,我……”
    燕七哈哈大笑:“害羞什么,还不快去,放松一下嘛,干嘛这么紧张。”
    “涛神大人,不必客气,燕大人下了命令,我们莫敢不从,快随我来。”
    朴太玄招呼一声。
    一帮美女扑过来,架着涛神进了豪放套房。
    燕七一脸坏笑:“如此艳.福,怕你消受不起呢。大少爷,大少爷呢,人去了哪里?”
    燕七四处一望,不见了林若山的身影。
    朴太玄道:“刚才,林院长找个姐儿唱曲去了。”
    我靠!
    燕七竖起了中指:“大少爷,你这色.鬼,竟然敢在朴太丽的酒楼找别的姐儿,算你有种。”
    ……
    燕七定了一间包房,稍作休息。
    两个时辰之后。
    包房打开。
    涛神推门而进。
    “燕大人!”
    涛神向燕七作揖。
    他换上了一身休闲衣服,肩宽背阔,身材高大,气势非凡。
    燕七迎上去:“请坐。”
    涛神坐在燕七下首:“燕大人,我特别感谢……”
    燕七道:“先别说,喝酒。”
    燕七抓起坛子:“咱们先干了这一坛酒。”
    涛神一惊。
    没想到燕七这么放得开。
    咕咚咕咚!
    燕七真的喝光了一坛子酒,有些嚣张的看着涛神。
    涛神豪情满腹,也举起了酒坛子。
    一坛子下肚。
    涛神望着燕七。
    哈哈哈哈!
    两人放声大笑。
    那种陌生、拘谨的感觉,一扫而空。
    此刻,两人就像是认识了许久的朋友。
    燕七就是故意用美人和烈酒刺激涛神。
    似涛神这样的神武人物,在兵部做杂役十年,定然压抑了相当大的情绪和愤怨。
    美女和烈酒,是最能激发男人本色的东西。
    涛神享受了美人,品尝了烈酒,那些烦躁的情绪,瞬间就会爆发出来。
    如此,治标,又治本。
    “爽!”
    涛神酒酣胸胆,一饮而尽,忽然站起,向燕七拱手:“燕大人,请受我一拜。”
    燕七也起身,向涛神拱手:“大华霍去病,请受我一拜。”
    涛神听到大华霍去病这个久违的称号,眉毛
    挑了挑,颇为感慨:“燕大人,何人告诉你我的行踪?世人都知道我已经死了,你是如何找到我的?”
    燕七道:“战神,冷万山,冷老爷子。”
    涛神听到冷万山的名字,眉宇间颇为敬重,坐立端正:“没想到冷老爷子竟然还对我如此看重,哎,冷老爷子为国操心如此,真乃国之重器。”
    燕七道:“冷老爷子身残有缺,被逼退出政坛和军部,纵然想要拉你一把,也是有心无力。这一次,机缘巧合,恰好遇上我这么一个刺头,恰好我又需要涛神这样的勇将。所以,我索性乱打一气,救涛神脱离苦海。”
    涛神问:“燕大人冒险找我,意欲何为呢?”
    燕七道:“大华外事交遇阻,威名萎靡,附属国名存实亡。这一次,我出使高丽,就是要为大华挣回昔日的颜面和辉煌。所以,我此行高丽,不仅要文治,更要武功。文治,我足以胜任,但是武功一途,却还要涛神出谋划策……”
    燕七将大战略和盘托出。
    涛神眉头立起,凝视燕七:“燕大人形单影只,却只身前往高丽,也不怕撞得头破血流?”
    燕七哈哈大笑:“涛神率领八百铁骑,冲入突厥腹地,可曾计较过头破血流。”
    涛神闻言,如获知己,大喜过望:“涛神誓死追随燕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太好了。”
    燕七如获至宝:“能得涛神这番话,此去高丽,必然大获全功。”
    两人重新落座。
    燕七盯着涛神,久久没有说话。
    涛神问:“燕大人有话要问。”
    燕七直接叫牌:“咱们直接步入正题。”
    涛神一怔:“正题?”
    燕七问:“我的意思是,你这般英雄人物,为何假死,甘心藏匿于兵部,做一个名杂役?此事,到底与廖战有何干系?你为何对廖战这般惧怕?廖战又凭什么威胁你?”
    涛神非常犹豫。
    燕七道:“我说过,我可以为你九天揽月,为你五洋捉鳖,但前提是,你要对我开诚布公!不然,我纵然想要帮你,也无从下手。”
    “哎!”
    涛神狂饮三碗酒,无奈叹气:“一切,皆因为我的两位结义兄弟,殷方、霍荣!”
    燕七道:“你详细讲来。”
    涛神娓娓道来:“殷方、霍荣俱都有将帅之才,他们随我一同,似尖刀一般,直插突厥心脏,吓得突厥大军魂飞魄散,从大华撤军,回援突厥王庭。”
    “但是,就在我返回大华领取军功,升衔受赏之时,殷方和霍荣却因为玷污行军做饭的妇女,并且先.奸.后.杀,刚好被身为监军的廖战抓了现行,压入死牢,判了斩立决。”
    “我大急,来不及领取功勋,立刻前往死牢探望,廖战却以军令为由,不许任何人探视,我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点办法也没有。”
    燕七蹙眉:“殷
    方、霍荣玷污行军做饭的妇女,先.奸.后.杀,证据可谓确凿?”
    涛神道:“要说证据,那真是确凿无疑,许多人都看到了,亲眼目睹,没办法推诿,这一点,我是承认的。但是,证据虽然确凿,却又十分不合情理……”
    燕七等着就是这番话:“你说说看。”
    涛神道:“第一,殷方和霍荣都是正派之人,穷苦良民出身,万万做不出这等败坏之事。”
    “第二,殷方和霍荣两人不喝酒,自然没有酒后乱来的嫌疑。”
    “第三,行军做饭的妇女不仅长相丑陋,而且年逾四十,殷方和霍荣在清醒之下,如何下得去口?他们若需要发泄,闯入突厥之后,一路上不知俘获了多少突厥女人,那只管尽情发泄,又何必对一个行军做饭,年逾四十,面容丑陋的妇女下手?”
    燕七想了想,道:“你说这些,只是常规的推断,不能做为确凿证据。因为,凡事有例外!”
    涛神道:“例外?不可能有例外。”
    燕七蹙眉:“难道说,你还有特殊的证据?”
    涛神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我的确有特殊的证据。我敢下一万个保证,这个案子绝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燕七道:“但说无妨。”
    涛神道:“因为,我的两位结义兄弟,殷方和霍荣他们是对伉俪。”
    燕七懵了:“你是什么意思?”
    涛神神情尴尬:“殷方和霍荣是一对伉俪,他们……他们不好女色,而是偏爱男风。”
    我靠!
    燕七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真没想到,此事竟然还这般特殊。
    燕七问涛神:“此事确凿无疑?殷方和霍荣真是一对……一对伉俪?”
    涛神颇为尴尬,却又十分笃定:“我可以发誓,若有半句谎言,愿遭受天打雷劈。”
    这一下,燕七确定了殷方和霍荣是无辜的。
    因为,殷方和霍荣的性.取向,与常人不同。
    若真是如此,他们就不可能玷污一个女人。
    因为,这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而且,如何玷污?
    面对女人,他们连男人的生.理反应都没有。
    既然没有生理反应,如何玷污?
    这东西可是硬指标,做不来假的。
    在常人看来,两个男人搂搂抱抱,那是恶心的要死。
    但在殷方和霍荣眼中,男女拥抱,那也一样无法接受。
    所以,殷方和霍荣是不可能非礼一个女人的。
    这一条听起来非常荒谬,但却是决定性的证据。
    燕七已经断定,此事,定然有着非同寻常的猫腻。
    “涛神,我来问你,殷方、霍荣被判了斩立决,为何十年之久,没有处以绞刑?你又为何假死,在兵部委屈十年?”
    涛神闻言,表情凝滞,满肚子仇怨。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