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网 >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第683章结束战争四
    轿子微微一震,袁世凯也睁开了眼晴,只听轿帘外转家人袁吉的声音:“老爷,己丝到了。”
    袁世凯道:“落轿。”
    轿子落地,后面的轿夫将轿杆抬起,袁世凯从轿中出来,这时天色刚刚微亮,甬道仍然是黑沉沉的,微暗的灯火还没有熄灭,宫门口三依稀有4、5条人影晃动。
    袁世凯走过去,只听有人道:“慰亭来了。”
    袁世凯赶忙躬身施礼道:“王爷,您早就到了,惭愧啊。”
    庆亲王呵呵笑道:“你才从保定赶回来,晚了点也是常理,何况还没到时候。”
    这时除了张之洞之外,其他的军机大臣瞿鸿、醇亲王载沣、世续、那桐、鹿传霖等,都己经到了,因此袁世凯又向其他几人一一打招呼。不过其他人到没有庆亲王那么客气,对袁世凯的招呼也不过是略一点头,醇亲王载沣、那桐干脆就没有理袁世凯。
    袁世凯也知道,这帮人都和自己不对付,也没有在意,反正自己的礼数是尽到了,因此也只和庆亲王述话。这时7名军机大臣分为3批,醇亲王载沣、世续、那桐三名满臣为一伙;瞿鸿、鹿传霖两位汉臣在一处;庆亲王奕和袁世凯的满汉组合是另一组。
    正在说话之间,只听脚步声响,又有一顶轿子过来,原来是张之洞来了。众人也都过来,向张之洞招呼问候,8名军机大臣之中,只有张之洞一个人无党无群,不过他是中兴4大名臣中硕果仅存的一人,历资深、威望高,在地方上又深耕多年,门生遍故,反到在军机中保持超然,其他7人都不敢轻慢。
    张之洞也对众人一一还礼,轮到袁世凯时,张之洞笑道:“慰亭是何时回京的?”
    袁世凯道:“有劳香帅过问,世凯是昨天晚上到的,回家换了朝服就来了。”
    张之洞呵呵笑道:“如此慰亭辛苦了。”
    袁世凯道:“那里,那里,都是为国事尽力,岂说辛苦。”
    张之洞道:“还是年轻好啊。”
    其实这时袁世凯都己是48岁的人了,不过在这一众军机大臣中,除了醇亲王载沣之外,袁世凯是最年轻的一个,因此张之洞说他是年轻人,也没有错。
    就在众人述谈之间,宫门打开,李莲英从宫中出来,道:“各位大人都到齐了吧。”
    众人又赶忙迎了上去,庆亲王压低了声音,道:“李总管,太后今天的心情怎么样?”
    李莲英摇了摇头,低道:“还是不大好了,刚才老佛爷起身梳头的时候,梳头刘不知怎么着,不顺老佛爷的意了,被打了20嘴吧,各位大人今天见了老佛爷,可都要小心着伺候。”
    这“梳头刘”叫作刘德盛,是皇宫里专为慈禧梳头的太监,己伺候慈禧梳头十几年了,不仅头梳得好,而且还很会讲笑话,每次都是一边梳头,一边说笑,慈禧很爱听他讲笑话,对他也颇为信任,甚致将自己贴身的宫女荣儿赐给梳头刘将老婆,想不到今天连梳头刘都挨了打,可见慈禧的心情有多差。
    本来前段时间慈禧的心情还很不错的,因为左右的人都说英法远征军一到,华东政府就会灰飞烟灭,慈禧当然是高兴,她到并不担心英法远征军打败了华东政府会对清廷不利,洋人只是要钱,要地,做生意,但不会动摇朝廷的根基,但华东政府是要朝廷的命,可以说远征军到来,是清廷续命的唯一机会了。
    那知英法远征军竟然被华东政府打败了,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慈禧当场就气得将自己最心爱的一个玉瓷杯给摔碎,然后一连三天,都不想听到华东政府的消息。
    但问题是华东政府随后发表【七日谈】的系列文章,对清廷大加攻击,也将清廷彻底推上了风口浪尖上,而慈禧再装鸵鸟也装不下去了,只能强打起精神来理事,但连日以来收到的都是坏消息,由其是华东政府正式公开提出推翻清廷,慈禧的心情当然不会好到那里去,她的心情一差,宫里的太监宫女们就跟着倒霉,只要是运气不好,触到了慈禧的反射弧上,轻则是一顿嘴吧板子,重则被活活打死,在这几天里,宫里己被打死了4名太监、3名宫女,挨板子超过50人,被打嘴吧的有100余人。
    现在宫里的太监宫女们就像惊弓之鸟一样,时时刻刻提心吊胆,走路都要垫着脚,生怕不知什么事情触恼了慈禧,而且能够不到慈禧的面前去伺候的,也尽量不要去,但慈禧面前总是要人伺候的,因此每次到慈禧面前就如同赶赴刑场一样,战战兢兢,如果伺候完回来,就如劫后余生一样庆幸。整个皇宫里的气氛都极为紧张,不少人都快要被逼疯了。
    不过满朝大臣也都拿不出什么好办法来,每次见了慈禧都哑口无言,这次袁世凯专程从保定赶回来,说是洋人有办法对付华东政府。于是慈禧才正式招集军机大臣们商议。
    其实除了袁世凯之外,其他几人这段时间天天进宫,都知道慈禧这几天的心情不好,但以前总还有个分寸,对大臣们最多只是喝斥,到并没有怎么为难,但却没有想到连梳头刘都挨了打,因此也都有些紧张,而庆亲王立刻从袖筒里抽出一张1000两白银的银票,递给李莲英,道:“多谢总管提醒。”
    李莲英也没有客气,将银票接过,塞到自已的袖筒里,才道:“几位大人,随咱家进宫吧。” 说着转身率先进宫,庆亲王立刻当先,跟在李莲英的身后,接着是张之洞,再是瞿鸿、醇亲王载沣、世续、那桐、鹿传霖等,最后是袁世凯。
    一行人进了午门,穿过三大殿,一直来到慈禧居住的慈宁宫,这时慈禧、光绪均己穿戴齐整,隔着一张小几,并肩端坐在前,慈禧面无表情,光绪也是一脸肃然的样子。而众人拜见之后,分列在两侧。
    光绪首先从小几上拿起几张纸,道:“这是昨天海外华人发表的社评文章,你们也都看过了吧。”
    昨天是【七日谈】系列的最后一篇文章,也是正式提出推翻清廷的主张,众人们当然都已经看过了,光绪又道:“这伙逆匪已然是公然造反了,你们说该怎么办?袁世凯,你上折子说英法两国有办法对付这伙子逆匪,那你就先说吧。”
    袁世凯道:“回禀皇上,英法两国的公使希望朝廷下旨,禁止我大清所有商人,不得与逆匪交易,以绝其物资来源,如此虽逆匪兵势强盛,亦不可怕。”
    光绪沉呤了一会儿,道:“你们以为英法两国之计如何呢?”
    那桐首先道:“太后,皇上,臣以为此计可行。”
    光绪道:“哦!如何可行。”
    那桐道:“逆匪兵势虽强,但只有山东一地,产物有限,故一应物资供给,必须从其他各地采购方可得,据为臣所知,逆匪所需之物,十之**皆由上海购入,因此若朝廷下旨,严令大清所有商人,官员,皆不可与逆匪交易往来,少则3月,多则半年,逆匪必自亡矣,如此朝廷不费一兵一卒,一枪一炮,更可除此心腹大患。”
    光绪听了,神色之间也颇有些跃跃欲试,想说什么,但却又忍住,转向慈禧道:“太后以为呢?”
    慈禧面无表情,双眼似合非合,道:“其他人怎么看呢?”
    其他人都不作声,只是除了醇亲王载沣之外,大部份人的眼前都露出了不以为然的神色来,因为张之洞、瞿鸿、鹿传霖、袁世凯等人的心里都十分清楚,那桐的这个建议就是根本不可行的,首先是清廷的控制力早就大不如惜了,说得不客气一点,现在清廷的圣旨也就是在北京周边还好使一点,一但出了河北,基本就废纸没什么两样,地方上尊不尊守,只是取决于自已的利益,如果符合自已的利益,当然可以装出一付顺从朝廷的样子,反之则大可以阳奉阴为。
    如果是在台湾海峡之战前,也许还能起到一点效果,因为那时大部份人都不看好华东政府,但现在华东政府己经击败了远征军舰队,这个时候谁还敢和华东政府作对,在台湾海峡之战前和华东政府中断了贸易来往的商人,现在都赶着脚的要和华东政府恢复关系,在这个时候,清廷下旨禁止商人和华东政府交易,恐怕没有人会听命。
    而且这段时间华东政府己连续发表评论文章,将矛头直接指向了清廷,指责清廷为了一己之私,对华东政府的战争设制了种种障碍,制肘、干扰,甚己经引起了民间、地方上对清廷极大的不满情绪,己经是使清廷坐在火山口上了,而现在清廷下旨禁止商人和华东政府交易,岂不是坐实了华东政府的指责,清廷这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了。
    不过众人心里虽然明白,但一时却没有人开口,主要这些道理是不能直接说出来的,而且也不清楚慈禧的态度,万一说得不合慈禧的心意,那才是自寻死路。
    屋子里静了足有一分多钟,都没有人开口,慈禧道:“怎么了,没有人说话了?袁世凯,这话是你带回来的,你先说吧。”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