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网 > 重生之暮雨归来 >第993章已无牵扯
();    “姑娘,他气息已尽,我们这样还有用么?”老大夫为难的问道。
    “兴许还有点希望,大家不要说话影响到了病人。再者,这小孩哄好了,别让他哭个不停。”梨小雨吩咐道。
    众人纷纷点头,现在救人要紧,他们虽然转看热闹,可是也希望一切平安无事啊。这事情搁在谁身上都不会好受的,如今人家姑娘愿意放手一搏他们自然是要支持的。
    梨小雨叹口气,怪不得说这古人民风淳朴,看看这吃瓜的态度就知道了。
    她已经封住了男子的几个穴位,又让大夫将其扶住,而自己则是往药柜子走去,她速度极快,一眼扫过去便知道哪里装的是什么药。她抓了一把药材研磨了一下,然后又拿出了自己的手帕将其裹住。
    “你拿着放在他鼻尖上,而我则是替他解开穴位。”
    “嗯。”
    老大夫照做,将这药包放在了男子鼻尖下,等到梨小雨素手在男子身上点了点,他便微微咳嗽了一下。
    众人惊呼,不料却被梨小雨一个冰冷的眼神杀过去吓得呆住了。不得不说,她这眼神太有杀伤力。
    “咳……咳咳咳!”男子轻咳了几声。
    “扶住了!”梨小雨道。
    她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这小小的身影一闪,只见一块白色的东西从男子口中被吐了出来。
    男子微眯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呼着气。一张被憋的黑红的脸也是慢慢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妇人“哇”一声大哭了,道:“幺叔啊,你今日可是碰到活神仙了!”
    男子无力的看着众人,又看着这眼前哭得稀里哗啦的女子,他可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是一块馒头?你是吃馒头噎着了?”梨小雨问道。
    “嗯!”男子点点头。
    妇人“扑通”一声跪在了梨小雨面前,她两眼泪汪汪,梨小雨实在是见不惯人家哭哭啼啼的样子,她赶紧扶住了她。
    “姑娘,大夫,你们就让我跪下了吧!大夫,我差些冤枉了你,你莫要怪罪啊!姑娘啊,若是没有你我家幺叔可就要死了,你的大恩大德,我们来世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啊!”妇人哭道。
    “没事没事的,只是举手之劳而已。”梨小雨道。
    男子算是听明白了,原来这妇人误以为自己死了呢。还别说,别噎着这么久他离死也不远了。
    梨小雨指着那块馒头,又问道:“你为何会被馒头噎着?我不相信一个成年人会咽不下一块小小的馒头。”
    男子看了一眼站在妇人身后的小孩,又伸手示意他过来,小孩紧紧地抓着妇人的衣裳不肯过去,一张小脸上挂满了恐惧。
    “娃子,下次吃饭可不要再逗爹笑了。你看看,爹差点连命都没了。”男子道。
    “对,对不起。”小孩可怜兮兮的说道。
    “娃子!你怎么能这样!婶娘不是告诉过你不能随意去打扰你爹么?你怎么不听啊?”妇人怒道。
    没想到这件事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一个小孩,不过想来他也是无辜的。男子一脸慈爱的看着他,丝毫没有半分要怪罪他的意思。
    “我只是想让爹快点好起来陪我玩,爹,对不起,是我错了。”
    妇人却是有些无可奈何,叹道:“娃子不哭了,你娘不在世了婶娘一家就是你的亲人。”
    两人抱哭成一团,梨小雨也觉得他们实在是可怜啊。这小孩也是一片好心啊,她将自己刚刚抓的草药收拾好,又摊开了几张纸给他们抓了另外几副药。
    “下次吃饭时可一定不能随便逗笑,特别是病人还处在咳嗽的时候。若不是发现及时,恐怕你们真要阴阳相隔了。话虽不好听,可是也是忠告啊。”梨小雨叹道,又将手上的几副药给了他们。
    妇人和男子对着她是千恩万谢的,唯恐今后再也见不到他们的恩人。梨小雨则是在小孩肩上拍了拍,笑道:“小孩儿,日后可不要这么淘气了。你婶娘是个好人,把她当成你娘就好了。”
    妇人:“是啊,娃子,我们一家会养活你们爷俩的。”
    小孩:“谢谢姐姐,谢谢婶娘。”
    众人摸了摸眼泪,这实在是太感人了。生离死别有时候觉得很远,遥不可及,那只是别人的事情,有时候又很近,近在咫尺,令人措手不及。也幸好,有好人常在。
    善心,永存。
    梨小雨莞尔一笑,她把老大夫拉起来。这老家伙今日怕是被吓得不轻吧?他这医馆一看就是收入一般的,不然也不会这么破了。若是真让他赔,只怕赔完一切也是赔不起的。
    “谢谢你,小姑娘。”大夫笑道。
    “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了,见死不救也不是医者的天职。”她道。
    “还是要多谢!”
    “客气了。”
    她转身从人群中走去,却发现门外有个戴着一顶竹枝斗笠的男子在站着。她脚步一顿,玄幽怎么会在这里?难不成他一直在看着自己?
    “走吧。”
    正当她想问个究竟时,玄幽却往前走了。她只得小跑着跟上,“你别走这么快啊,对了,你怎么样了?”
    玄幽一听到他打听自己的状况他这才停下了脚步,他伸出了手来,那指骨分明的手让她怔了怔。
    “我不要跟你牵手。”
    “把脉。”
    额,原来人家伸手是想让自己帮他把脉,倒是她多想了。她脸色微微泛红,如同天上的碧落流霞,唯美可爱。
    她也伸出了自己那白静如削皮马蹄子的手来替他把脉,脉象平稳,没什么大碍。她点点头,示意一切无事。
    “从此不知道天元国一个平民之女竟然还习了医术,你是师从何人?”
    “自学成才,信不?”
    “信。”
    那就得了,这个千载来一直被人敷衍的问题到了她这里自然也是被敷衍敷衍就回答了。她没那心思跟他细细说来,若非真心相爱之人说太多就是浪费口舌。
    刚刚为梨小雨引路的渔夫已经不知所踪了,她心里一阵尴尬,他该不会是想留自己和玄幽两人独处吧?
    远处的渔夫本人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鼻子,心想,姑娘你猜对了,我还真就是这么想的。不过,看你也挺开心的啊。
    “你今日找我何事?”
    “你救了我,我作为回报请你吃饭如何?”
    “拒绝。”
    她看向了江岸远处那一艘艘不断离开的船,怎么来的少,去的反而还多了呢?
    “你在等人?”
    “等我爹娘来,听说这两日会到。”
    “那我陪你等吧。”
    “不必了,你先去忙吧。”
    可是,她往前走一步这玄幽就跟一步,她甚是乏累,最后只得随便他了。
    她坐在江岸边的草地上,几棵四叶草在风中摇曳这,旁边自然也是有一些其他的草。她摘了一片放在手中把玩,玄幽也是学着她摘了一片。
    他将这四叶草分成了两半,又举起来对着那湛蓝湛蓝的天空,“你看,像不像两颗心?”
    梨小雨往他手上看去,别说,还真像是两颗心。不过,这是绿色的心心。
    “你一颗心,我一颗心。便成了这四叶花。”他道。
    “人人都有心,人人组合都能成四叶花。”她又道。
    “你说的大概对吧,这也是为何冥冥之中会有缘分存在的缘故了。两片原本不是相合的心组合不完美,只有对的心组合才是完美,才有幸运。”他道。
    遇上对的心心?她目光落在了他那张俊俏的脸上。怎么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呢?而她的另一半心心又是谁,又在哪里呢?
    玄幽知道她有意无意在回避自己的话语,不过他并不急着向她说明,他只是轻轻倚靠在一棵柳树下,又折了一片细长翠绿的柳叶放在手上。
    “来世想要化成一片柳叶,随风而起,随水而流,悠哉悠哉一世,也不枉这大好光阴了。”他又道。
    “你还好么?”她忽然问道,这玄幽忽然说起这些深情款款的话来,她该要怀疑他是不是吃错药了。
    玄幽被她这么一问反倒是不说话了,他站在草地上,目光直视远方的孤舟,仿佛他的魂魄已经到了那孤舟之上。
    她惊讶于他说变就变的态度,都说女人善变,想必天下女人也都没有一个比得上玄幽这般善变吧?
    她觉得坐在这里苦等也不是个办法,要不她在这里留个记号,然后爹娘来了可以看到?思来想去,她还是想不出有什么好法子。
    “你们听说了么,刚刚那老大夫因为情绪太激动了便晕了过去,好像四肢乏力,要挂了。”
    “什么!今早被人找上门打搅了都没有事,怎么这会儿就出事了?”
    “不知道啊,可能是心脏不好啊!被这么一惊一吓的,要是我也被吓坏了!”
    几个路过的人行色匆匆,眉飞色舞的讲着医馆大夫的事情。梨小雨听了暗叫不好,她看了玄幽一眼便往那边飞奔而去了。
    玄幽看着她小小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真是拿她没办法,想来她比较喜欢高深莫测的人吧,他二话不说也跟了上去。
    不知道撞到了谁,梨小雨面前忽然落下了一根竹竿。她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没想到却被一人稳稳的扶住了。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