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网 > 天才校医 >第1105章嘱咐

(); 秦路有些不耐烦了:“第二,你现在受伤了,我不能欺负你。”秦路对着空处,打出了一拳。
“什么?”元昊瞪大了眼睛,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就算对方是有运气,但是刚才的招数,确实是能破了他的。他现在的状态,和秦路动手,只怕也很难赢了。
“你想造反不成。”众人渐渐包围过来。
“不错,赶紧和元昊师兄道歉。”
就算元昊真的打不过秦路了,但是他们一起联手,不至于如此了吧。
虽然刚才元昊输了,但是这里的人都认为是秦路运气好而已。
秦路只是一个岛外来的,就算能赢了元昊,还能赢了元昊的家族不成?
这个选择,并不困难。
这个时候,也只有苏通是平静地站着了,这些人若是真的铁了心要和秦路动手,他是没有办法阻止的!
“算了,我虽然没有觉得什么,但是我会再来,到时候我会让他接受教训的。”元昊说道,“你赢了我,可也消耗不小了,我也不占了你的便宜。”
如果让这些人帮忙教训秦路,对于他的面子,也没有什么作用。若是让更多的人知道了,也只会认为他无能,更是会嘲笑他了。
“呵呵,你要和我动手可以,先给我弄些药材,我吃了,恢复了,明天再和你动手。”秦路想了想,说道。这里怪怪的,他没有发现这些人到过远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规矩!
“你下一次还没有赢了,怎么能够问要要东西?”元昊自然不甘心了。
“我可以和你买,当然了,你若是害怕,就算了。”秦路反问道,“我一个赢了的,为什么非要和你动手不可呢?”
“好小子,你知道我们不能轻易离开营地,故意的,是不是?”元昊笑道,“我就答应了你又如何,你把药方给我?我是否还需要给你准备一个炉鼎?”
苏通主动去房间里拿了纸笔给秦路。
秦路写了,交给了元昊。
元昊看着上面的药,似乎也不怎么珍贵,便大方道:“算了,这个我还请得起,不需要你给我什么,你服用了之后,再和我动手就是了。”
吃饱喝足,秦路便回到了草屋里。
“呵呵,刚才呢就是不小心。”元昊故意说了几次,这才回到了房间里休息。之后也不出去了!
不一会儿,苏通去找了秦路:“秦路,我能进去吗?”
“当然可以。”秦路很快就打开门,让苏通进去了。可以说,除了苏通,他对外面的人并没有什么好感。
“一起再喝点。”秦路笑了笑。
这玉龙酒,喝了之后,才更发现了对于身体有辅助作用,简直就是一种灵药了。
“秦路师弟,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苏通有些为难地看着秦路。他考虑得更多,可没有心情和秦路一起庆祝了。
“苏通师兄,你有什么话尽管说。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你别看我和元昊斤斤计较,那是因为我讨厌他,对于自己人,秦路还是很随便的。”秦路请苏通一起坐下。
“师弟,那个,你真的不知道吗,这个事情,可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了……”苏通看着门已经关好,应该也不会有人躲在附近。
“不简单吗,是因为元昊的身份吗?”秦路还是无所谓的。
苏通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秦路,压低了声音,道:“你可知道那个元昊是什么人?他的身份确实是不一般 ,就算他赢不了你,但是呢,他还是能给你穿小鞋的。”
“他是什么人?”秦路表面平静,心里却是也有了一丝担忧,这元昊不会是灵犀岛高层的家人吧 ?
如果是这样,还真可能有点麻烦了。
“他的表哥,是我们新人阁的小队长。这个人向来是护短的,你若是还和元昊作对,就算你能赢了元昊,他哥哥来了,就不一样了。”苏通叹了口气。
“小队长?能管很多人吗?其实也不怎么样吧。”秦路松了口气,是自己想多了啊。听到小字,就知道元昊的表哥应该也没有多牛逼。
“咋们灵犀岛,年轻人分为为了三个组织!”苏通又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才继续说道:“他的表哥负责我们的,就算不和你动手,以后在修炼上或者是资源上整你,你只怕都说不出来啊。”
“哦,看来也不小啊,那么有没有什么组织是专门接收女人的。”秦路心中一动,道,他在意的是徐熙媛的踪迹,而不是什么资源了,反正也没有打算在这个地方久留的,何必呢?
等实力完全能发挥了, 就离开这个地方真要在这里长久修炼?当然是不可能的了。他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了。
“女人?你现在还有心情考虑这个呢?”苏通服了秦路了。
“呵呵,好奇而已,所以问问。男人嘛,喜欢女人很正常的。”秦路有些尴尬,心想,哥可是很纯洁地想找人而已,你们这些人,又想到了哪里去了,真的我是一个色狼了啊。
“是啊,你最好只是问问,有一个流水阁,是专门收女人的。”苏通本不想在这个时候说这些的,但是怕秦路追问,索性自己说了,“还有一个是灵犀阁,那里的年轻人,都是高层的子女之类的。”
“这么说,这个……”秦路更是好笑了,看来元昊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强。
“所以你还是去和他道歉吧,毕竟有一个他有一个哥,否则我怕你被穿小鞋。这一次,你让他帮忙弄药材,他也答应了,这是一个契机啊。”苏通苦口婆心道,“我这个人,最见不得别人被欺负,有时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你从岛外,也是千挑万选而来的,应该经历过很多,这个道理,不需要我多说吧。”
秦路犹豫了一会,问道:“苏通师兄,昨日也没有见你,今日才见到,你和那些人似乎不一样,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身份?”这个人若是没有点什么身份,就算好心,也不会管了这么多吧。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