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网 > 花开半夏君约此生 >第450章打起来

  他的语气非常的慌忙,因为他也知道,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当的话,那么面临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https://wWw..la
  秘书长拿着电话的手都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手心流出了汗水。
  很快这报警电话就被接了起来,电话对面传来一声接警员沉重的声音:“怎么了?”
  秘书长有些慌忙的说:“你们现在快派人来长澈大学的校长办公楼,我们这边来到环球餐厅的人,想要在我们这边动手动脚的。”
  原本都快睡着了的接警员听到环球餐厅四个字,这时候立马就清醒了:“环球餐厅的人去你们那边做什么?”
  接警员的声音有一些的无奈:“他们就是来挑事情的,我们现在需要警方的帮助,请你们尽快把人给派过来。”
  “好的,我们现在就是过来人。”接警员只能这么说道,毕竟接到警情,然后派出警察是他们维护治安的责任。
  秘书长挂下电话,然后长舒了一口气,他倒是盼着警方能够尽快的将警察派过来。
  那个办公室之中,硝烟已经燃了起来,言安宇冲着这个学生会会长笑了笑,然后他轻轻地一抬起手,顿时,眼前的这个学生会会长就已经没有办法呼吸了。
  原本明亮的房间在这个时候陷入了一片的昏暗。
  学生会会长他的眼神非常的惊恐,他看着眼前的这个人,紧咬着牙齿,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是喘不过气了。
  房间之中的气氛陷入了一片的紧张之中,林子恒原本就是著名的杀人狂魔,若是他今天想要将这个学生会会长给杀了,说给别人听,别人也定然是相信的。
  学生会会长的双脚有一些离开了地面,他说好像现在有一个东西在勒着他的脖子一样,他已经完全的喘不过气来,瞪大眼睛,然后看向自己的父亲。
  那位董事长这个时候也慌张了起来,他自然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见着眼前的这个情景,他的心已经紧紧地捏住了。
  “少爷,你放过我家儿子吧。”董事长一直在林子恒的耳畔说道。
  林子恒好像就是一个没事人一样,他看着自己的手机,一条一条的在刷新着新闻。
  而一旁的那个学生这个时候也显然是被吓到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闹到如今的这样一个地步,但是在他的眼中,那面学生会会长也是活该,他本来就不应该做那些事情的,可是他偏偏就是做了。
  董事长看着没有反应的林子恒,他转而将自己的目标转向了一旁的那个学生。
  那个学生注意到了董事长的目光,董事长连忙就向着他的那个方向走了一步,然后就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
  “我现在就向我的儿子替你道歉,我敢保证,从今往后他再也不敢做这种事情了。”董事长的声音很是焦急,“我求你现在救救他。”
  学生显得有些为难,但是他终究还是开口的:“少爷,能否不要杀了他?”
  林子恒还是没有说话,他的注意力呀依旧集中在自己的手机上,就好像没有听到他们说的这些话一样。
  “少爷,希望你能网开一面。”一旁的学生再一次地开口说道。
  林子恒终于是按了一下手机旁边的开关键,将手机的屏幕给关闭了。
  他转头看向学生以及那位董事长:“我刚刚已经说了,这个决定权我可是已经交给我的秘书了。”
  说完,他简单的笑了笑,然后看向了那边站着的言安宇。
  言安宇的动作使得所有人都感觉到不可思议,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超出自然力量的东西存在。
  校长已经快步跑上前,他抱着学生会会长的身体,试图想要将学生会会长救下来。
  但是事实证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学生会会长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几乎已经是喘不过气来。
  言安宇的脸庞之上都出了一丝的笑容,他自然的是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然后就是开口说道:“我今天并不会杀你,我只是想让你自己体会一下,那种无奈,恐惧以及绝望。”
  言安宇的话音落下,使得这个房间之中的许多人都松了一口气,就连那位董事长也是大喘了一口气。
  房间之中的气氛由原来的降至冰点到现在慢慢的回暖了,但是那个学生会长到现在依然没有摆脱言安宇的制裁。
  言安宇每每动一下手指,就会使得这个学生会会长的呼吸更加的困难。
  凛冬园101之中,陆凉川不时的看着自己的手表,然后再叹一口气,他一直不停的在大厅之中走来走去。
  楼梯上的脚步声响起,他抬起头向着眼前的楼梯望去,走下来的正是原本待在琴房的沐景痕。
  他看了一眼沐景痕,然后也是向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沐景痕一直都是板着一张脸,他基本上不会说一句话,就按照他原先的步伐一直走到了大厅之中。
  大厅之中许多人也向着那个少年望了去,自从他回到了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怎么了?”见沐景痕冲着自己这个方向走过来,陆凉川放大了自己的声音问道。
  沐景痕没有说话,他迈着步子走到了陆凉川的面前停了下来,他的眼神也是望着陆凉川的脸庞。
  “我到底是什么人?”几分钟之后,沐景痕终于是开口问道。
  听着这个问题,陆凉川不禁是笑了笑,他随口说道:“你看你又不记得了,这个问题,我之前不是回答过你好几次么。”
  沐景痕确实是完全想不起来了,自己到底问过什么问题,他能够思考很多事情,但是他唯一觉得奇怪的就是自己连昨天的事情都想不起来。
  “我到底是什么人?”他把这个问题再一次的问了一遍。
  陆凉川依旧是笑了笑,然后说道:“你是一个孤儿,是我的父亲当时意外发现你的,所以就将你留在我的身边了,而你最近又得了一种精神疾病,使得你的记性变得特别的差,但是你放心,我已经去请了最好的医生过来,他不久之后就能到了,你的病也是可以很快就治好的。”
  “我知道了。”沐景痕的话语非常的冰冷,不带有任何一点点的感情。
  “那你现在就去好好地休息吧,有什么事情再和我说。”陆凉川拍了拍眼前这个的少年的肩膀,大声说道。
  但是当陆凉川将自己的手再一次的放下来的时候,沐景痕还是站在他的面前没有移动位置:“我刚刚在琴房的时候,看到对面的那栋楼,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对面那栋楼非常的熟悉。”
  闻言,陆凉川脑子也是一懵,他知道对面的那栋楼就是曾经沐景帆住的那栋楼,他立马就说道:“对面的那栋楼曾经是我们住的地方,但是我们现在住的这栋楼比较大,所以我就决定换到这栋楼来了。”
  “原来是这样。”沐景痕感叹道,“难怪我看着那栋楼会觉得这么熟悉,原来曾经我们在里面住过。”
  “对呀,我们曾经可是在里面住了将近有三年,所以你才会觉得对面的那栋楼比较熟悉。”陆凉川有模有样的解释道。
  见着眼前的这个少年没有说话,陆凉川再一次的伸手拍了拍这个少年的肩膀,他的肩膀非常的厚实,但是他的全身看着又是非常的瘦弱:“好了,你现在可以去休息了,时间也不早了,这里的医生可是特意嘱咐过你,一定要早些时候休息的。”
  “我知道了。”说完,沐景痕就转身再一次的上着楼梯迈着步子走了上去。
  看着沐景痕这样子的举动,陆凉川长舒了一口气,因为他现在可以非常肯定的一件事情,就是绝对不能要让眼前的这个人记起曾经的那些事,否则自己所做的一切那不就都是功亏一篑了。
  “少爷,那校长办公楼里面好像打起来了。”陆凉川刚刚在沙发之上坐下来,一旁的一个黑衣男子就急忙的走上前来。
  “什么?打起来了?”陆凉川惊诧道。
  那个黑衣男子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我也是刚刚才走到消息,里面确实是打起来了。”
  此刻在警察局之中,接警员已经将刚刚接到的那个情况迅速的上报给组长了。
  组长现在也正在不断地找警察局局长当中,毕竟对于环球餐厅的人,警察局还是不能直接出警去对付的,因为这样子的话,不知道会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但是就算这个组长找遍了整个警察局动没有找到局长在哪里,就算是直接拨打局长的电话,也一直是处于一个无人接听的状态。
  组长失踪的消息使得整个警察局都紧张了起来,谁都不知道局长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因为他们都是见着局长开着车驶进了警察局大院之中。
  仅仅只是几分钟之后,整个警察局都开始动员起来,那您组长甚至已经将派警出巡的任务给忘记了。
  而此刻在警察局的地下室之中,姜少涵已然是处于一个魂灵的状态。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