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网 > 混子的江湖 >第1049章债要偿
    兆国手捂着流血的脑袋,被张佑硕一把薅住头发,站了起来。
    此时的兆国疼得脸色煞白,嘴唇抖动着,看着段小波几个人。
    “你也知道疼,你他妈也知道怕是吗!”张佑硕磨着牙,冲兆国问道。
    “不是……不是我啊,跟我没关系,人不是我捅的,是仇虎,仇虎啊!”兆国瞪着眼珠子,惊恐的冲佑硕说道。
    “草泥马!”段小波一刀挑在兆国的脸蛋子上。
    “啊!”兆国疼得再次发出一声惨叫。
    “你说的那个仇虎,是刚才跟你一起跑的那个人吗!”段小波举着沾着血渍的刀,指着兆国问道。
    兆国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惊恐的瞅着段小波说:“是,就是他啊,你们抓我没用的,我只是个他跟班的,我什么事情都没干啊!”
    “你他妈的还说跟你没关系?!”段小波说话的同时,再次将刀尖放到兆国的另一边脸蛋子上。
    “别……别啊大哥,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啊,大哥!”兆国吓得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与此同时,他的裤裆瞬间湿了,尿水顺着裤子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上。
    “艹,你他妈就这个逼样的,还他妈学人家出来办事是吗!”段小波虚着眼睛,很看不起他的说。
    “大哥,我就是被逼的啊,我真是被逼的,是他……对,就是那个仇虎,他逼着我跟他去干的啊,真的不是我的事情啊!”兆国这时候还求饶的说道。
    段小波瞅着兆国,问道:“你说跟你没关系,当时过去捅我兄弟的人,有没有你吧?”
    “……哥,我真的是冤啊,我一刀都没扎啊,都是他们啊!”兆国吓得脸色惨白的说道。
    ……
    十分钟后。
    一间私人诊所的大门口。
    吱嘎!
    一台宝马X5停在门口。
    跟着,从车上跳下几个人,快步跑向诊所大门。
    “咣当!”
    大门被为首的段小波一脚踹开。
    此时,还躺在病床上输液的人一下子从坐起身。
    “都他妈别动!”
    段小波喊出这一声的同时,张猴子等几个人已经将砍刀抵在了床上那俩人的脖子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这时候,诊所的大夫站在一旁,吓得问道。
    “这没你的事,站那别动!要不削你!”段小波冲大夫瞪眼说道。
    他这话一说完,大夫瞬间呆在当场,不敢动了。
    “是他俩不?!”段小波冲张猴子指着病床上那两个人,问道。
    “没错,当时去的就是这两个人!”张猴子回道。
    “你们……要干什么?”其中的一个人,表情僵硬的瞅着段小波问道。
    “干什么?妈的,你他妈问我干什么,可笑不?!给我剁了他们!”段小波一声令下,上去几个人,朝着这两个人身上猛地剁下去。
    “啊!啊!……”
    一时间,只听到这两个人的惨叫,白色的床单上,瞬间被鲜血染红。
    站在一旁的大夫,此时的脸色都已经吓白了,嘴唇哆嗦着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随后,段小波走到大夫面前,用刀背拍了拍他的胸口说:“我们来这的事情,谁都不要告诉,听见了吗!也不许你报警!”
    “……听,听见了。”大夫吓得小声说道。
    “你大点声音,我听不到!”段小波再次问道。
    “听见了!”大夫的声音比刚才大了一点,说完,他的喉结还动了动,看得出非常紧张和害怕的样子。
    段小波随后走到了一张闯的跟前, 一把薅住满脸是血的一个人的头发,跟着瞪着他说道:“我的兄弟,一死一伤,你说,我会怎么对待你们啊!”
    “别杀我……别杀我,我没杀人……”被段小波揪着头发的那人,表情惊恐的说道。
    “别杀你?你不想死,那我的兄弟就想死吗!你他妈现在说这话,你自己不觉得脸红吗!”段小波大喊着,唾沫都喷到了对面这人的脸上。
    “我知道错了,我真没杀人啊,都是仇虎,是仇虎他干的啊!”那个人冲段小波说道。
    段小波把头一偏,随后又看向那人,说道:“你们这些人,怎么都没点义气吗,一出事就都说是仇虎?我问你,就算是仇虎,他带着你们去医院,是拿着刀逼的你们吗?”
    “……!”瞬间,那人不说话了。
    “我他妈问你呢,是不是啊!”段小波再次大喝道。
    “……不,不是!”那人吓得摇了摇头。
    “这他妈就对了!”随即,段小波一把放开攥着他头发的手,冲张猴子喊道:“猴子,把他们弄车上去!”
    随后,段小波攥着砍刀,大步朝着诊所的门口走去。
    很快,这两个人都被反手绑着推到了宝马后的五菱宏光面包车上。
    “小波,把他们弄哪去啊?”这时,张佑硕凑上来问段小波说。
    “上次,咱们去的那个地方,你还记得吧。”段小波看着他问道。
    “你说那个村子旁?”张佑硕问道。
    “对!”段小波点了下头,说:“血债血偿!”
    “这样做,会不会搞大了啊?这两个人都埋了?”张佑硕问道。
    “杀了我兄弟,我如果不替他报仇的话,我自己这良心过得去吗!”段小波拍着自己的胸口,问佑硕道。
    “……!”张佑硕看着段小波,没有再说别的。
    此时,他知道,段小波心意已决,自己再说什么,也不可能让他改变主意了。
    段小波就是这样的人,或许,有一天,张佑硕自己出了事情,段小波也会这样为他做吧?
    对于这一点,张佑硕好像也是深信不疑……
    ……
    二十分钟后,两台车一前一后,开到了位于江东近郊的一块荒地旁。
    车门弹开,两个被双手反帮着的人,被人推下了车。
    随后,段小波同张佑硕几个人也都相继下了车。
    段小波看着附近的环境,随后又看向那两个人说:“这里的环境还算不错,风水嘛,勉勉强强了。在这里埋你俩,你俩不亏了!”
    当听到此话,那两个人不约而同,噗通一下,全都跪下了!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