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网 > 毒宠小谋妃 >第711章纪琅X岑欢2

    岑欢问过了才知道,容祁登基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年了,也就是说,自己所看的那本小说早就已经走完了剧情。
    也就是说自己知道的剧情完全一点用处都没有了?
    她大概就是一个和主角团毫无交集的小透明?
    不过想想觉得这样也不是不好。
    在看小说的时候,她就觉得女主纪颜宁太聪明了,手段了得,要是和这样的人相处,只怕分分钟被秒成灰。
    纪琅不知道眼前的岑欢在想什么,看她一脸纠结的样子,确实很想是把脑子给摔坏的了。
    他以前没怎么见过岑青山的小女儿岑欢,来这里之前他就听说岑尚书的女儿似乎是逃婚了,一直找不到人,不知道现在自己面前这个岑欢,是不是逃婚的那个姑娘。
    岑青山和纪家的关系一向不错,当初是姐姐一手将他退到尚书的位置上的,这些年来对纪家颇为照顾,帮他把女儿带回去也是应该的。
    “王良,那些人为什么要追杀你啊?”岑欢问出了一直都好奇的问题。
    纪琅抬眸看着岑欢,见她一副什么都很好奇的样子,眸子微动,说道:“你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被追杀就不怕惹上麻烦?”
    岑欢耸了耸肩,说道:“我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不是吗?”
    纪琅只觉得好笑,说道:“我要是个杀人犯,所以被人追杀的怎么办?”
    岑欢显然没想想到有这个可能,她歪着头想了想,又看了看纪琅,皱眉说道:“看起来不像。”
    纪琅哑然失笑:“哪里不像?”
    “你长得这么好看。”岑欢是个颜控。
    纪琅道:“就是因为长得好看,所以做坏事才方便。”
    岑欢:“……”
    不是很懂你们古人的想法。
    因为不能在村子里逗留太久,这里又没有大夫,纪琅只能带着她前往附近的小镇上。
    村子里有的村民要去镇上,都是坐牛车的,他们两个人也不列外,虽然穿着村民的粗布衣裳,不过两个人在他们之间倒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模样。
    岑欢一路上对所有的东西都十分的好奇。
    在现代的时候虽然去过农村,可是和现在是不一样的,如今的风景还有空气,是现代很多地方都比不上的,让人觉得莫名的心情舒畅,将穿越的未知和不安压下了那么些许。
    到镇上的时候已经不早了,街上很是热闹,全都是来来往往的人,岑欢觉得就像是在电视剧里的场景,不免有些惊叹。
    纪琅余光瞥到她这副模样,已经完全肯定她是真的失忆了。
    到个镇上都能露出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岑欢因为不会弄发髻,而是将头发用带子直接高高束起,不施粉黛,看起来就像是一副假小子的模样,好奇地看着镇上正在卖的东西。
    “小丫头,要买胭脂吗?”
    “发簪需要吗?”
    “买包子咯!”
    岑欢一路看着过来,却是什么都没有买,因为她没有钱。
    走了一会儿,这才回头看向了跟在自己身后的纪琅,说道:“王良,你有钱吗?我饿了。”
    看她这般不客气的模样,纪琅失笑,不过仍是点点头,带着她走入了一家客栈之中,跟小二点了几个菜。
    岑欢坐在凳子上,目光在打量着这个客栈的格局和周围的人。
    客栈向来都是消息传递最多的地方,几个人聚在一起聊起来,周围的人时不时也凑上去说几句。
    “听说鸡头山那边出现了两头老虎,还咬死了人,可不能再往那边去了。”
    “真的假的,一直没听说过那里有老虎啊?”
    “前两天有人亲眼看见的,听说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而且死的都很惨,被咬得不成样子。”
    纪琅和岑欢坐在离他们不远的桌子上,自然也是听到了这些话的。
    岑欢心中忍不住发寒,这年头确实是有野生老虎在外面吃人的事情。
    古代很危险。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店中的小厮就将饭菜给端了上来。
    岑欢拿起旁边的茶壶给纪琅斟了一杯茶,又给自己斟了一杯。
    “要是在鸡头山附近真的遇见了老虎怎么办啊?”
    “还是养条狗比较妥当,关键时刻能救命。”
    “你可不要开玩笑,狗哪里会是老虎的对手。”
    “诶,你这就是不知道了吧,有句话不是叫虎落平阳被犬欺吗?狗肯定是能压制老虎的……”
    “咳咳――”
    听到那句“虎落平阳被犬欺”,正打算喝茶的岑欢突然就被呛到了,猛地咳嗽了几声,然后拍着胸口顺气。
    纪琅素来注重餐桌礼节,倒是没有见过岑欢这般不顾形象礼节的。
    “哈哈哈……”岑欢一边咳一边笑,说道,“虎落平阳被犬欺是这么用的吗?”
    周围的人不是很理解她的笑点,都转头看向了她。
    岑欢发现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小丫头,你这是什么意思?在笑的是我?”
    刚才说话的那个男人开口了,看起来有些不悦。
    岑欢讪笑一声,立马摇头,说道:“没有没有,我觉得这位大哥说得很有道理。”
    不过看见了岑欢的脸,又见她只和一个年纪不大的小白脸坐在一起,就起了逗弄的心思,他问道:“我看你刚才一直笑,是觉得我说得的话很可笑啊?难道你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不成。”
    岑欢自然听出来这个人言语之中的挑事意味,慢慢的恶意,她眸子微动,说道:“如何你怕被老虎吃了,以后如果碰上老虎,就跪下来喊父亲,它肯定就不吃你了,毕竟有句话叫做虎毒不食子。”
    说完这句话,岑欢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不过这可能对你来说也没什么用,毕竟虎父无犬子。”
    听到岑欢这么说,原本还在看戏的纪琅勾唇一笑。
    小爪子还挺锋利。
    整个客栈的人安静了好一会儿,这才有人反应过来岑欢说的是什么意思,突然都笑了起来。
    “这是在骂你是狗儿子呢哈哈哈!”男人的同伴笑着说道。
    男人的脸色一下子就怒了起来,正要站起来走向岑欢。
    岑欢道:“怎么,你还想这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啊?”
    她这样先发制人,倒是让男人不好再真的直接找她麻烦,只是暗骂了几句,也不觉得解气。
    岑欢撇了撇嘴,不想再理会这样的人,低头自己吃起了饭菜。
    纪琅看她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说道:“你这样惹恼了他,若是他要找你麻烦怎么办?”
    岑欢刚想开口说道可以报警,突然想到这里是古代,根本没有那么方便,更何况她看了小说,也知道这个背景里的人,有些喜欢仗势欺人,一点点小事不可能闹到衙门去。
    听到纪琅这么问,她想了想,觉得自己确实冲动了,只能说道:“这不是有你在吗?那么多人追杀你,你都安然无恙,肯定是个大佬,不在乎仇人多一个两个的。”
    纪琅:“……”
    正吃着饭菜, 岑欢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你家在哪里?”
    纪琅倒是没有隐瞒:“江州。”
    岑欢听到这个地名还是十分熟悉的,毕竟小说里女主重生后就是在江州的纪家,不过现在女主已经嫁给了男主,应该是不在江州的。
    她思量着看向了纪琅,小心翼翼地问道:“好歹我们也算是共患难了,我如今记不得自己的亲人,不如跟你一同去江州如何?给你当个丫鬟什么的,不过卖身契就不要签了吧?”
    纪琅听了她的话,眸子微闪,问道:“我家丫鬟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不就是端茶倒水的事情吗?”岑欢想着自己好歹也是个念过大学的,这样难度低的工作对她而已应该不算是什么事儿。
    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了解不够,又没有原身的记忆,简直寸步难行,只能跟着纪琅。
    她在现代学的是网络工程的,穿越之后难不成要去扫蜘蛛网?
    相比较起来,当个丫鬟还能吃饱穿暖。
    哎,她觉得自己能力不够,也不是一个有野心的穿越者。
    纪琅点头,说道:“也不是不行。”
    卖身契自然是不能要的,否则岑青山能跟他拼命。
    岑欢说道:“那我们吃了饭,要赶路去江州吗?”
    在书里,江州是个很富饶的州郡,而且女主纪颜宁掌管的宝昌记也是在江州,应该不会太差。
    纪琅摇头,说道:“在这个镇上等着。”
    岑欢不解,不过她看着纪琅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莫名觉得这个人还是很靠谱的,她只能听他的。
    既然要住下,纪琅便在客栈里开了两个房间。
    欢欢喜喜的让小二抬水进水进房间洗了个澡,岑欢整个人都舒坦了不少,再次将头发束成一个利落的马尾,走到了镜子前。
    说实话,因为之前一直没有镜子,这是她穿越过来第一次看见自己的这张脸,连她都被吓了一跳。
    这是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眉如细柳,双眸如辰,樱桃大小的唇,看起来小家碧玉,也难怪当初那两个人贩子会说她“能卖个好价钱”了。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