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网 > 碧月剑 >第651章重操旧业

    莫瑜知道今天是难逃一劫了,但是现在就在想着怎么才能够让自己的痛苦变得比较轻一点。
    刚才确实也没有吃饱,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于喝酒喝的还是有点多的,还有一点就是自己画画的时间太长了,莫瑜也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于展现自己了,所以就导致自己吃饭吃得比较少。
    当然对于莫瑜来说吃饭现在并不是最主要的一件事情,因为莫瑜觉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就是再简单不过了。
    吃饭在哪里都可以吃,北方的流通其实非常厉害,意思就是说想在北方吃一些南方的饭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相对来说南方的流通可能就没有那么厉害了,所以说就这件事情而言莫瑜并不是特别的在乎吃,如果能够有一个知己的话,其实是一件再爽不过的事情了。
    白云一回去了之后,就直接来到了莫瑜所在的房间,门口的两个守卫还是那个笑容。
    也不知道是莫瑜和这两个所谓的缘分比较厉害,还是说是故意安排的,反正无论如何,这两个守卫和原先的也是一模一样。
    两个守卫相视一笑,这个笑容就不用多说了,基本上就是男人都懂的笑容。
    莫瑜进去了之后白云一看了一下自己房间里面的布置,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原先的锅碗瓢盆都在那里。
    白云一看到最后非常开心:“要不然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还不知道谁买了一些食材放在这里了,这才是让莫瑜感觉到比较绝望的一件事情,因为如果这里没有食材的话想要做饭那也是不可能的,巧妇难成无米之炊。
    也不知道哪个坏蛋把食材都买在这里了,如果不买的话,大晚上的估计也没有地方买。
    上面有些肉,还有一些菜。
    而且莫瑜还看到了原先自己留在这里的东西,比如说自己给自己父亲的一幅画还有给莫英买了一些礼物,当然了也少不了自己母亲的礼物。
    其实莫有感觉到还有些不舍得。
    白云一笑着说:“你想吃什么饭?”
    现在莫瑜没有什么欲求,对白云一说:“你能把什么饭做好吃一点就做什么饭吧,我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
    白云一听了之后十分不满意,用自己的手指头顶了一下莫瑜:“你这是什么意思?”
    莫瑜非常无奈,看着白云一笑着说:“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施展出来你觉得你最厉害的技艺。”
    白云一冷冷一哼:“这还差不多!那我就给你炒个肉吧。”
    其实他们做饭比起来那些酒馆做饭还是差距不小的,这个差距不是一个味道的差距,莫瑜觉得这个差距是一个速度的差距。
    估计等到白云一做饭莫瑜都快睡着了。
    因为这个时候还要起火,很多乱七八糟的准备工作都没有做。
    莫瑜这个时候还是要劝说一下的原因:“如果你想吃饭的话要不然我们去酒馆吧,我看着你挺忙的,不方便。
    莫瑜知道今天是难逃一劫了,但是现在就在想着怎么才能够让自己的痛苦变得比较轻一点。
    刚才确实也没有吃饱,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于喝酒喝的还是有点多的,还有一点就是自己画画的时间太长了,莫瑜也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于展现自己了,所以就导致自己吃饭吃得比较少。
    当然对于莫瑜来说吃饭现在并不是最主要的一件事情,因为莫瑜觉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就是再简单不过了。
    吃饭在哪里都可以吃,北方的流通其实非常厉害,意思就是说想在北方吃一些南方的饭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相对来说南方的流通可能就没有那么厉害了,所以说就这件事情而言莫瑜并不是特别的在乎吃,如果能够有一个知己的话,其实是一件再爽不过的事情了。
    白云一回去了之后,就直接来到了莫瑜所在的房间,门口的两个守卫还是那个笑容。
    也不知道是莫瑜和这两个所谓的缘分比较厉害,还是说是故意安排的,反正无论如何,这两个守卫和原先的也是一模一样。
    两个守卫相视一笑,这个笑容就不用多说了,基本上就是男人都懂的笑容。
    莫瑜进去了之后白云一看了一下自己房间里面的布置,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原先的锅碗瓢盆都在那里。
    白云一看到最后非常开心:“要不然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还不知道谁买了一些食材放在这里了,这才是让莫瑜感觉到比较绝望的一件事情,因为如果这里没有食材的话想要做饭那也是不可能的,巧妇难成无米之炊。
    也不知道哪个坏蛋把食材都买在这里了,如果不买的话,大晚上的估计也没有地方买。
    上面有些肉,还有一些菜。
    而且莫瑜还看到了原先自己留在这里的东西,比如说自己给自己父亲的一幅画还有给莫英买了一些礼物,当然了也少不了自己母亲的礼物。
    其实莫有感觉到还有些不舍得。
    白云一笑着说:“你想吃什么饭?”
    现在莫瑜没有什么欲求,对白云一说:“你能把什么饭做好吃一点就做什么饭吧,我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
    白云一听了之后十分不满意,用自己的手指头顶了一下莫瑜:“你这是什么意思?”
    莫瑜非常无奈,看着白云一笑着说:“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施展出来你觉得你最厉害的技艺。”
    白云一冷冷一哼:“这还差不多!那我就给你炒个肉吧。”
    其实他们做饭比起来那些酒馆做饭还是差距不小的,这个差距不是一个味道的差距,莫瑜觉得这个差距是一个速度的差距。
    估计等到白云一做饭莫瑜都快睡着了。
    因为这个时候还要起火,很多乱七八糟的准备工作都没有做。
    莫瑜这个时候还是要劝说一下的原因:“如果你想吃饭的话要不然我们去酒馆吧,我看着你挺忙的,不方便。
    莫瑜知道今天是难逃一劫了,但是现在就在想着怎么才能够让自己的痛苦变得比较轻一点。
    刚才确实也没有吃饱,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于喝酒喝的还是有点多的,还有一点就是自己画画的时间太长了,莫瑜也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于展现自己了,所以就导致自己吃饭吃得比较少。
    当然对于莫瑜来说吃饭现在并不是最主要的一件事情,因为莫瑜觉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就是再简单不过了。
    吃饭在哪里都可以吃,北方的流通其实非常厉害,意思就是说想在北方吃一些南方的饭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相对来说南方的流通可能就没有那么厉害了,所以说就这件事情而言莫瑜并不是特别的在乎吃,如果能够有一个知己的话,其实是一件再爽不过的事情了。
    白云一回去了之后,就直接来到了莫瑜所在的房间,门口的两个守卫还是那个笑容。
    也不知道是莫瑜和这两个所谓的缘分比较厉害,还是说是故意安排的,反正无论如何,这两个守卫和原先的也是一模一样。
    两个守卫相视一笑,这个笑容就不用多说了,基本上就是男人都懂的笑容。
    莫瑜进去了之后白云一看了一下自己房间里面的布置,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原先的锅碗瓢盆都在那里。
    白云一看到最后非常开心:“要不然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还不知道谁买了一些食材放在这里了,这才是让莫瑜感觉到比较绝望的一件事情,因为如果这里没有食材的话想要做饭那也是不可能的,巧妇难成无米之炊。
    也不知道哪个坏蛋把食材都买在这里了,如果不买的话,大晚上的估计也没有地方买。
    上面有些肉,还有一些菜。
    而且莫瑜还看到了原先自己留在这里的东西,比如说自己给自己父亲的一幅画还有给莫英买了一些礼物,当然了也少不了自己母亲的礼物。
    其实莫有感觉到还有些不舍得。
    白云一笑着说:“你想吃什么饭?”
    现在莫瑜没有什么欲求,对白云一说:“你能把什么饭做好吃一点就做什么饭吧,我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
    白云一听了之后十分不满意,用自己的手指头顶了一下莫瑜:“你这是什么意思?”
    莫瑜非常无奈,看着白云一笑着说:“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施展出来你觉得你最厉害的技艺。”
    白云一冷冷一哼:“这还差不多!那我就给你炒个肉吧。”
    其实他们做饭比起来那些酒馆做饭还是差距不小的,这个差距不是一个味道的差距,莫瑜觉得这个差距是一个速度的差距。
    估计等到白云一做饭莫瑜都快睡着了。
    因为这个时候还要起火,很多乱七八糟的准备工作都没有做。
    莫瑜这个时候还是要劝说一下的原因:“如果你想吃饭的话要不然我们去酒馆吧,我看着你挺忙的,不方便。
    莫瑜知道今天是难逃一劫了,但是现在就在想着怎么才能够让自己的痛苦变得比较轻一点。
    刚才确实也没有吃饱,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于喝酒喝的还是有点多的,还有一点就是自己画画的时间太长了,莫瑜也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于展现自己了,所以就导致自己吃饭吃得比较少。
    当然对于莫瑜来说吃饭现在并不是最主要的一件事情,因为莫瑜觉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就是再简单不过了。
    吃饭在哪里都可以吃,北方的流通其实非常厉害,意思就是说想在北方吃一些南方的饭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相对来说南方的流通可能就没有那么厉害了,所以说就这件事情而言莫瑜并不是特别的在乎吃,如果能够有一个知己的话,其实是一件再爽不过的事情了。
    白云一回去了之后,就直接来到了莫瑜所在的房间,门口的两个守卫还是那个笑容。
    也不知道是莫瑜和这两个所谓的缘分比较厉害,还是说是故意安排的,反正无论如何,这两个守卫和原先的也是一模一样。
    两个守卫相视一笑,这个笑容就不用多说了,基本上就是男人都懂的笑容。
    莫瑜进去了之后白云一看了一下自己房间里面的布置,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原先的锅碗瓢盆都在那里。
    白云一看到最后非常开心:“要不然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还不知道谁买了一些食材放在这里了,这才是让莫瑜感觉到比较绝望的一件事情,因为如果这里没有食材的话想要做饭那也是不可能的,巧妇难成无米之炊。
    也不知道哪个坏蛋把食材都买在这里了,如果不买的话,大晚上的估计也没有地方买。
    上面有些肉,还有一些菜。
    而且莫瑜还看到了原先自己留在这里的东西,比如说自己给自己父亲的一幅画还有给莫英买了一些礼物,当然了也少不了自己母亲的礼物。
    其实莫有感觉到还有些不舍得。
    白云一笑着说:“你想吃什么饭?”
    现在莫瑜没有什么欲求,对白云一说:“你能把什么饭做好吃一点就做什么饭吧,我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
    白云一听了之后十分不满意,用自己的手指头顶了一下莫瑜:“你这是什么意思?”
    莫瑜非常无奈,看着白云一笑着说:“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施展出来你觉得你最厉害的技艺。”
    白云一冷冷一哼:“这还差不多!那我就给你炒个肉吧。”
    其实他们做饭比起来那些酒馆做饭还是差距不小的,这个差距不是一个味道的差距,莫瑜觉得这个差距是一个速度的差距。
    估计等到白云一做饭莫瑜都快睡着了。
    因为这个时候还要起火,很多乱七八糟的准备工作都没有做。
    莫瑜这个时候还是要劝说一下的原因:“如果你想吃饭的话要不然我们去酒馆吧,我看着你挺忙的,不方便。
    莫瑜知道今天是难逃一劫了,但是现在就在想着怎么才能够让自己的痛苦变得比较轻一点。
    刚才确实也没有吃饱,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于喝酒喝的还是有点多的,还有一点就是自己画画的时间太长了,莫瑜也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于展现自己了,所以就导致自己吃饭吃得比较少。
    当然对于莫瑜来说吃饭现在并不是最主要的一件事情,因为莫瑜觉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就是再简单不过了。
    吃饭在哪里都可以吃,北方的流通其实非常厉害,意思就是说想在北方吃一些南方的饭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相对来说南方的流通可能就没有那么厉害了,所以说就这件事情而言莫瑜并不是特别的在乎吃,如果能够有一个知己的话,其实是一件再爽不过的事情了。
    白云一回去了之后,就直接来到了莫瑜所在的房间,门口的两个守卫还是那个笑容。
    也不知道是莫瑜和这两个所谓的缘分比较厉害,还是说是故意安排的,反正无论如何,这两个守卫和原先的也是一模一样。
    两个守卫相视一笑,这个笑容就不用多说了,基本上就是男人都懂的笑容。
    莫瑜进去了之后白云一看了一下自己房间里面的布置,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原先的锅碗瓢盆都在那里。
    白云一看到最后非常开心:“要不然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还不知道谁买了一些食材放在这里了,这才是让莫瑜感觉到比较绝望的一件事情,因为如果这里没有食材的话想要做饭那也是不可能的,巧妇难成无米之炊。
    也不知道哪个坏蛋把食材都买在这里了,如果不买的话,大晚上的估计也没有地方买。
    上面有些肉,还有一些菜。
    而且莫瑜还看到了原先自己留在这里的东西,比如说自己给自己父亲的一幅画还有给莫英买了一些礼物,当然了也少不了自己母亲的礼物。
    其实莫有感觉到还有些不舍得。
    白云一笑着说:“你想吃什么饭?”
    现在莫瑜没有什么欲求,对白云一说:“你能把什么饭做好吃一点就做什么饭吧,我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
    白云一听了之后十分不满意,用自己的手指头顶了一下莫瑜:“你这是什么意思?”
    莫瑜非常无奈,看着白云一笑着说:“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施展出来你觉得你最厉害的技艺。”
    白云一冷冷一哼:“这还差不多!那我就给你炒个肉吧。”
    其实他们做饭比起来那些酒馆做饭还是差距不小的,这个差距不是一个味道的差距,莫瑜觉得这个差距是一个速度的差距。
    估计等到白云一做饭莫瑜都快睡着了。
    因为这个时候还要起火,很多乱七八糟的准备工作都没有做。
    莫瑜这个时候还是要劝说一下的原因:“如果你想吃饭的话要不然我们去酒馆吧,我看着你挺忙的,不方便。
    莫瑜知道今天是难逃一劫了,但是现在就在想着怎么才能够让自己的痛苦变得比较轻一点。
    刚才确实也没有吃饱,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于喝酒喝的还是有点多的,还有一点就是自己画画的时间太长了,莫瑜也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过于展现自己了,所以就导致自己吃饭吃得比较少。
    当然对于莫瑜来说吃饭现在并不是最主要的一件事情,因为莫瑜觉得这件事情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就是再简单不过了。
    吃饭在哪里都可以吃,北方的流通其实非常厉害,意思就是说想在北方吃一些南方的饭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相对来说南方的流通可能就没有那么厉害了,所以说就这件事情而言莫瑜并不是特别的在乎吃,如果能够有一个知己的话,其实是一件再爽不过的事情了。
    白云一回去了之后,就直接来到了莫瑜所在的房间,门口的两个守卫还是那个笑容。
    也不知道是莫瑜和这两个所谓的缘分比较厉害,还是说是故意安排的,反正无论如何,这两个守卫和原先的也是一模一样。
    两个守卫相视一笑,这个笑容就不用多说了,基本上就是男人都懂的笑容。
    莫瑜进去了之后白云一看了一下自己房间里面的布置,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原先的锅碗瓢盆都在那里。
    白云一看到最后非常开心:“要不然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还不知道谁买了一些食材放在这里了,这才是让莫瑜感觉到比较绝望的一件事情,因为如果这里没有食材的话想要做饭那也是不可能的,巧妇难成无米之炊。
    也不知道哪个坏蛋把食材都买在这里了,如果不买的话,大晚上的估计也没有地方买。
    上面有些肉,还有一些菜。
    而且莫瑜还看到了原先自己留在这里的东西,比如说自己给自己父亲的一幅画还有给莫英买了一些礼物,当然了也少不了自己母亲的礼物。
    其实莫有感觉到还有些不舍得。
    白云一笑着说:“你想吃什么饭?”
    现在莫瑜没有什么欲求,对白云一说:“你能把什么饭做好吃一点就做什么饭吧,我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
    白云一听了之后十分不满意,用自己的手指头顶了一下莫瑜:“你这是什么意思?”
    莫瑜非常无奈,看着白云一笑着说:“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施展出来你觉得你最厉害的技艺。”
    白云一冷冷一哼:“这还差不多!那我就给你炒个肉吧。”
    其实他们做饭比起来那些酒馆做饭还是差距不小的,这个差距不是一个味道的差距,莫瑜觉得这个差距是一个速度的差距。
    估计等到白云一做饭莫瑜都快睡着了。
    因为这个时候还要起火,很多乱七八糟的准备工作都没有做。
    莫瑜这个时候还是要劝说一下的原因:“如果你想吃饭的话要不然我们去酒馆吧,我看着你挺忙的,不方便。
document.write ('